全本亚博ag视讯网 > 穿越亚博ag视讯 > 天唐锦绣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又上当了?
    这一刻,萧嗣业犹如醍醐灌顶,一切都想明白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巧合?

    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坑!

    房俊这狗曰的老早就挖好了,就等着他往里跳,结果呢?

    他还真就傻乎乎的跳……

    什么只要自己背起“假传圣旨”这个锅,届时就能凭借惊天的功勋使得皇帝网开一面,他更会从中求情,使得自己免于死罪,根本就是扯淡!早就已经谋划了将他置于死地的法子,哪里有什么弹药告罄、补给不足,请求右武卫支援?

    只是引诱自己去盗取那份公文而已……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从自己身上搜出了公文,偏偏自己没有返回大唐,而是意欲绕过城东进入窴颜山,前往夷男可汗的牙帐通风报信,这等通敌叛国之行径,百死不足以恕其罪。

    别说他一个世家子弟,就算是皇帝的儿子,除去一条死路,亦不做他想……

    自己真是天真啊!

    怎地就信了房俊的鬼话,怎地就没忍住不去盗取那份公文呢?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萧嗣业又是后悔又是悲愤,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房俊,目眦欲裂,恨不得一跃而起将房俊身上的肉一片片要下来吞掉!

    房俊坐在马上,微微俯身,与萧嗣业凶狠的目光对视,略微奇怪道:“你很不服气?”

    萧嗣业咬牙切齿:“歹毒小人,龌蹉心思,岂能心服?居然用这等肮脏阴狠之手段,呸!简直丢尽了房玄龄的脸!”

    房俊倒也不怒,只是奇道:“某就奇了怪了,你这等人简直不可理喻,自己犯下的错,居然有一堆理由推到别人身上。是某让你盗取公文的?还是某让你潜逃往薛延陀的?”

    萧嗣业噎了一下,怒道:“是你陷害我!”

    房俊直起身,呵呵冷笑:“此间兵卒校尉不下百人,乃是随着某一同连夜巡视赵信城之周边,以防被薛延陀偷袭,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人赃俱获,你反而说这是某陷害于你?当真以为必死无疑了,就敢信口雌黄,大放厥词了么?”

    叛国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若非你自己心存龌蹉,早有叛逆之心,又如何能够忍耐不住去盗取一份公文,作为前往薛延陀求取富贵的进身之阶?

    如今山穷水尽走上绝路,又怨的着谁人?

    他与萧嗣业之间固然素有龌蹉,却不至于让他猝下杀手,他也不会暴戾到与谁有冲突便要致谁于死地。但是既然萧嗣业心怀叛国之心,那么即便没有那些龌蹉,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至于让萧嗣业背负“假传圣旨”之罪名,然后又借由“盗取公文”“通敌叛国”将其处死,来一出“死无对证”,那纯粹就是废物利用而已。

    这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萧嗣业罪证确凿,事后总该不会有人责怪自己“杀人灭口”吧?

    实是萧嗣业自己罪有应得……

    萧嗣业岂肯认罪?当即大叫大嚷,极力反驳,却被压住他的兵卒堵上嘴,然后照着肋部狠狠的踢了两脚,疼得萧嗣业冷汗直冒,一口气憋在胸腔里吐不出来,差点憋死,更遑论呼号咒骂了。

    房俊大手一挥:“此等汉奸,百死不足赎其罪,将他给某押回去,稍后派人绑缚长安,由卫尉府审理,确定其罪,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喏!”

    几个兵卒如狼似虎的将佝偻成虾米一般的萧嗣业从地上揪起来,拖回城中,五花大绑之后丢进一间房舍。

    萧嗣业浑身骨头都快要碎了,尤其是肋部的骨头疼痛欲绝,大概是断成了好几截,动一动便疼得他冷汗直冒。

    嘴里被塞了破布,想要大骂也发不出声,更何况此刻他意识到自己恐怕唯有死路一条,只想着求饶,哪里还敢骂人?

    当真将房俊那厮给骂得急了,怕是也不等他回到长安,直接就给自己宰了……

    躺在冰冷的地上,刺骨的寒风从破败的门槛处吹进来,片刻之后就把萧嗣业冻僵了。然而此时他并没有感受到多少身体上遭的罪,心里早已被无穷无尽的愤怒、悔恨、恐惧所填满。

    为什么要被他碰上雁门关的那个守将与薛延陀人接头?

    为什么自己不回长安,却要跑去薛延陀,因而被房俊给捉到?

    为什么房俊要逼着自己背负“假传圣旨”的罪名?

    为什么自己要盗取那份公文?

    为什么……

    自己找谁惹谁了?

    萧嗣业觉得自己很怨,自从踏上雁门关的那一刻起,厄运似乎便笼罩了自己,任他如何挣扎,非但没有摆脱厄运,反而越陷越深。

    明明是背景深厚的世家子弟,前途一片光明,如今却身陷囹圄,离死不远……

    “呜呜呜……”

    又是愤怒又是悲凉又是委屈,萧嗣业蜷缩着身子,哀哀哭泣,涕泗横流。

    他被折腾得乏力,哭了一会儿,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耳边一个声音惊醒。

    “萧长史,萧长史……”

    萧嗣业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四周依旧黑暗,显然天尚未亮,一个身影正蹲在自己身边,伸手摇晃着自己,并且将自己嘴里的破布拽掉,低声呼唤。

    萧嗣业长长的喘了口气,问道:“汝是何人?”

    那人连忙低声道:“吾是来救你的……”

    萧嗣业顿时大怒:“娘咧!老子……唔唔唔。”

    他刚想大骂特娘的房俊真缺德,左一回右一回的坑我,还有完没完?老子现在都这种程度了,离死就差一步,你得多狠的心连老子回到长安受刑都忍耐不住,非得在这赵信城就彻底弄死?

    还特么救我?

    真特么当我是蠢货啊,一次又一次的上当,依旧死不悔改?

    娘咧!

    欺负人也不能这样啊,太过分了……

    然而他刚刚张口,便被那人急忙死死捂住他的嘴,疾声道:“小点声,小点声……吾乃马邑城守将宇文法的弟弟,大兄被房俊陷害,押送到长安之后依然明正典刑,所以吾要报仇!现在吾就将你放出去,并且送你前往薛延陀,你务必要将右屯卫弹药告罄之事透露给薛延陀,并且让他们立即发兵,前来赵信城!没了火器,那房俊就是个没个爪子的老虎,必败无疑!老子要亲眼看着他的头颅被薛延陀人斩下来挂在城门上,以消吾心头之恨!”

    萧嗣业心中一惊,宇文法的弟弟?

    若是当真如此,倒是的确与房俊有深仇大恨,只是眼下他上了好几回当,如何肯轻易相信?

    那人感受到萧嗣业的疑惑,轻声问道:“吾松手,你莫叫喊,可好?”

    萧嗣业连忙点头。

    那人这才松开手。

    大口喘息几下,萧嗣业道:“别想再骗吾,汝与房俊有仇,何不自己前往薛延陀报讯,却要借吾之手?哼哼,真将吾当蠢猪了?恐怕出了这个门,立马就是刀斧加身,死无葬身之地!”

    那人似乎也没料到萧嗣业居然这般想法,气得:“你有没有脑子?你现在叛国之罪已然坐实,众目睽睽之下证据确凿,即便你爹是皇帝也难逃一死!既然迟早都是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何区别?若是信吾一回,岂不是逃出生天,还能顺带着向房俊报仇?”

    萧嗣业想想,好像有点道理……

    那人干脆解开萧嗣业手脚上的绳子。

    被捆绑了半宿,即便绳子解开,萧嗣业也在地上躺了良久,这才稍稍活动着四肢,挣扎着缓缓坐起。

    那人将一套衣甲丢给萧嗣业,低声道:“你跟我来,我送你从北门出城!”

    黑暗之中,萧嗣业看不清那人的相貌,不过他决定相信一回。

    正如这人刚才所言,横竖自己也逃不过一死,冒一次险又有何妨?

    纵然再被房俊骗一次,上一次恶当,也不过早死几天,可万一这人当真是为了要给他的哥哥宇文法报仇,从而放自己前往薛延陀,引薛延陀大军前来击溃房俊,那可是不仅仅是活命的机会,甚至可以一跃成为夷男可汗的座上宾……( 天唐锦绣 http://www.qbxsc.com/0_327/ 移动版阅读m.qbxsc.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