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亚博ag视讯网 > 穿越亚博ag视讯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御前
    丘行恭宛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嚎哭了一阵,放下儿子的尸体,站起身,充血的眼眸恶狠狠的盯着苏定方,似乎下一刻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将苏定方的脖子咬断,饮尽鲜血!

    苏定方怡然不惧,平静的和丘行恭对视。

    两人身后的兵卒则剑拔弩张怒目相视,只待自家大帅一声令下,便将手里的横刀弩箭插进对方的身体!

    丘行恭怒发戟张,瞪着苏定方,一字字道:“刚刚不是跟老夫要解释么?现在,给老夫一个解释!”

    苏定方稍稍松了口气……

    看得出来,丘行恭尚未完全失去理智,或许他认为杀人凶手不是自己,亦或许他的真正目标不是自己……无论如何,现在不用火并,就是最好的形势,否则一旦右武侯卫和水师彻底撕破脸不死不休,那样的后果实在是太过严重。

    吸了口气,苏定方缓缓道:“此事,某毫不知情,令郎非我所杀,其尸体更非某掩藏。某会通知刑部与大理寺,彻查此事,还望大将军能够保持冷静,勿要被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并且借刀杀人。”

    他相信一个能够在生死之间冲杀出来并且身居高位的人,就算平素再是如何暴虐,智商也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丘神绩的尸体在水师的船上发现,水师看上去无可推卸,实则却是漏洞重重。

    最起码,谁杀了人后会将尸体放在眼皮子底下?

    丘行恭一双眼珠子红得似乎能滴出血来,咬着牙道:“别跟老夫来这一套,今日老夫不取你之狗命,是因为老夫知道你不是主谋,顶了天只是一个刽子手,所以,洗干净你的脖子,等着老夫宰了主谋之后,再来取你狗命!”

    苏定方紧蹙眉头,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没必要跟丘行恭去做口舌之争,说什么他也不会信。苏定方目光移动,看着甲板之上的丘神绩尸体,赤|裸的尸体上布满箭疮刀痕,伤口翻卷着,因为鲜血早已流尽并且明显经过河水的浸泡,皮肉翻卷极其可怖。

    现在可是仲夏时节,一般来说尸体两三天就开始腐烂溃败,然而丘神绩的尸体保存得却无比完好,明显经过了防腐的药物处理,就等着将其完整的展示在丘行恭面前……

    到底是谁干的?

    *****

    李二陛下在太极宫尚未等到齐王与房俊前来,却等到了丘神绩之尸体发现在水师船上的消息……

    听闻丘行恭率领右武侯卫的兵卒与水师正在城南码头上对峙,双方大有一眼不可即刻开战之趋势,李二陛下顿时暴怒如狂!

    京畿之地,居然发生军队对峙这种事,是当他这个皇帝透明的么?

    当即下旨右武侯卫全部回归军营,无故不得擅自出营,命丘行恭、苏定方即刻进宫,同时命御史台、大理寺、刑部各自派出侍郎级别以上的主官彻查丘神绩被杀一案,三司会审!

    端坐在两仪殿内的李二陛下,面色铁青隐有雷霆乍现!

    须臾,齐王李佑与房俊一先一后进入大殿,一脸莫名其妙,两人先是被宫里的内侍宣旨之后引往神龙殿,半路却被告知陛下正在两仪殿……房俊只是觉得事有蹊跷,李佑却吓得腿软!

    一般来说,李二陛下在神龙殿召集大臣,商谈的皆是一般小事,就算对臣子施以惩罚,亦是以“家长”的身份,并不会有多么严重。可两仪殿却截然不同,此处乃是除去太极殿外唯二的商议朝政之处,放在这里谈问题,一旦被惩罚,面对的就是国法……

    李佑最是惧怕李二陛下,此刻吓得两股战战,刚刚进了大殿,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都在打颤:“儿臣叩见父皇,儿臣知错,还请父皇宽宥……”

    房俊则冷静得多,只是一揖及地,施礼道:“微臣见过陛下。”

    一般情形下,皇帝这个时候会说一句“平身”,可是现在李二陛下坐在御座之上面容阴沉,眼眸之中厉芒乍现,却是一声不吭。

    皇帝不说“平身”,臣子如何敢起身?

    李佑还好,只是吓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房俊却是弯腰施礼,只是一会儿便腰脊酸软仿佛刚刚历经了“三百回合”的大战一般,整个人都快要断成两截儿……

    饶是如此,房俊也没敢起身。

    他最是了解李二陛下的性情,平素这位心情好的时候,顶撞几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每当他心情糟糕的时候,谁若是自持功绩不尊礼法,必然彻底惹恼这位皇帝,那可有的苦头吃!

    只是苦苦忍耐之余,心里琢磨李二陛下何故发这么大的脾气?

    自己最近棒槌脾气没发作,没干什么犯抽的错事啊……

    两仪殿里呈现一种诡异的寂静。

    李二陛下高高在上端然稳坐,面容阴沉一言不发,实则心里怒火升腾杀意纵横,究竟是谁杀掉丘神绩,搅得朝中风雨如晦人心浮动?他不认为凶手是苏定方甚至是房俊,但是现在丘神绩的尸体被发现于水师的战船之上,无论是苏定方亦或是房俊都难逃干系,这令他愈发恼火,恨不得将真正之凶手挖出来凌迟处死!

    李佑吓得伏在冰凉的地板上,额头汗出如浆,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口……他最怕自己这位父亲,自然也最是了解父亲的性情,一般来说若是上来便破口大骂一顿,反倒没什么事儿,顶了天打几板子了事,可是眼下这般阴沉着脸,便证明是真正的怒气勃发,看来今日难以善了。

    房俊没李佑那么害怕,但是他真的坚持不住了,这等弯腰的鞠躬的姿势比跑上一万米还让人难熬,甚至有一种下一刻腰就要折了的错觉……

    心里难免腹诽:话说,咱好歹也是您女婿,咱这腰坏了,最后吃亏受苦的不还是您闺女么?

    但是转念一想,好像即便是自己腰折了,高阳那个丫头也不会寂寞受苦,家里没吃的了,可以出去打野食儿啊,那丫头可是有前科的……

    这么一想,心里越发郁闷了。

    今天这位陛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殿内的内侍禁卫各个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彷如泥胎陶塑。

    到了最后,不仅李佑吓得大汗漓淋,房俊也冒汗了,就在他琢磨着要不要奓着胆子直起腰,哪怕拼着被责罚一顿也要挽救自己的老腰之时,忽闻殿外脚步声响,继而内侍奸细的嗓音响起:“右武侯大将军丘行恭,皇家水师都督苏定方觐见——”

    御座上的李二陛下终于开口:“宣!”

    声音低沉,语气冷冽,大殿之上仿佛刮起了一阵阴风……

    须臾,脚步声在大殿门口响起。

    继而——

    “陛下!呜呜呜,请给老臣做主!”

    丘行恭墩厚壮实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口中放声哭嚎,几个箭步便窜到御座之前,不顾左近厉声喝叱的内侍禁卫,一把扯住李二陛下的衣袍,哭得惊天动地涕泗横流……

    苏定方紧随其后步入大殿,神情凝重的与正保持弯腰施礼姿势扭着脖子望过来的房俊视线交汇,微微摇头,示意房俊不要多说话,这才站到房俊身边,躬身施礼,恭声道:“末将苏定方,觐见陛下。”

    李二陛下没有因为丘行恭扯住自己的衣袍嚎哭而有丝毫不耐,反而轻轻拍了拍丘行恭的肩膀,温言道:“人死不能复生,行恭勿要悲怮,朕答应你,必将凶手找出来,令其血债血偿!”

    固然他对丘行恭平素行事多有不满,但是说到底,这毕竟是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的忠心部下,现在落得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如何能不同情?

    丘行恭老泪成行,涕泗横流,嚎哭道:“老臣一生征战,去不想落得个老年丧子之结局,心中之痛苦,不足道也!望陛下念在老臣多年鞍马功劳的份儿上,准许老臣能够手刃凶手,报此血仇!”

    李二陛下眉头微微一蹙,国有国法,岂能容你手刃凶手?

    不过此刻丘行恭心情悲怮,他也没去过多计较,轻轻挥手将左近唯恐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举的内侍禁卫斥退,这才抬头看着殿中三人,冷声道:“平身吧!”

    “谢陛下!”

    李佑从地上爬起,苏定方直起身,房俊……却保持原状,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李二陛下双目一凝,道:“房俊,你可有话说?”

    房俊道:“微臣无话。”

    李二陛下怒气隐现:“既然无话,为何不平身?”

    房俊快要哭了:“陛下,微臣腰大概断了,直不起身……”( 天唐锦绣 http://www.qbxsc.com/0_327/ 移动版阅读m.qbxsc.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