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亚博ag视讯网 > 穿越亚博ag视讯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两个棒槌
????怎么就输了呢?

????薛万彻抓抓头发,一脸不可思议。

????上一局是他赢了,优势还挺大,可是这一局怎么不声不响就输了?

????没道理啊!

????薛万彻这人是夯货了一些,可是耍赖这种事情却是做不出的,更何况此间这么多只眼睛都盯着呢,想耍赖也不成,只好一脸郁闷,沉声道:“再来?”

????李元景皱皱眉,难道当真看走了眼,房俊这小子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房俊打了个哈欠,问薛万彻道:“薛将军还没说呢,加不加彩头?若是不加,在下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博弈就此作罢。”

????薛万彻瞪眼道:“为何不加?加!”

????固然钱财比不得房俊,但气势不能弱,他薛万彻可以输钱,却绝对不能输人!

????再者说,未必就会输,赢面还是很大的……

????偏听内的动静终于将魏家人引来,一个宽袍博带的老者缓步走入偏厅,众人连忙上前施礼,口称“魏国公”。

????老者踱步到棋盘之前,房俊和薛万彻赶紧起身见礼。

????老者气度雍容面相清癯,眉眼之间一片祥和,正是大唐开国元勋裴寂之子裴律师,承袭其父魏国公之爵位,乃是魏徵妻族河东裴氏之子弟。

????裴律师眉眼祥和,虽是前来参加葬礼,可面上既无悲戚之色,亦无哀悼之情,平和今人。

????见到房俊和薛万彻起身,裴律师压压手,淡然道:“毋须见礼,老夫闲来无事,左右也无法安寝,便来看看二位对弈,请继续,老夫就只是旁观。”

????守灵之时,亲朋好友们做一些消遣是常见的,别说什么不尊重逝者,因为古代治丧是要停灵七七四十九天的……

????古时治丧以七日为期,逢七必祭,以七七为终局。亡灵在家停放,做道场都在七七四十九天。

????这是有说法的,《临淮新语》谓始死七日,冀其一阳来复也。祭于来复之期,即古者招魂之义,以生者之精神,召死者之灵魄,至七七四十九日不复,则不复矣,方始下葬。

????这对于家中亲友其实是一场巨大的折磨,若是到了夜晚不找些项目分散精神,怕是早早都昏昏沉沉睡大觉了,而若是灵旁无人守护,那不仅是对逝者最大的不尊敬,更代表这个家族的没落……

????无论婚丧嫁娶,最紧要就是人气。

????所以守灵之时只要不闹的嘻嘻哈哈欢声笑语,并不算过分。

????房俊和薛万彻到底拱手施礼,这才坐下。

????房俊起手先行。

????薛万彻瞪眼不服:“为何每一局都是你先手?”

????他本不是这般斤斤计较之人,性格还是很豪爽的,可是这一局事关杜水之畔的那处庄园,那可是老婆丹阳公主的命根子,薛万彻不敢有丝毫轻忽慢待,否则一旦失手,后果严重……

????房俊理所当然:“我执红啊,执红先行,这是规矩。”

????薛万彻郁闷,他四肢发达,可嘴皮子不利索,只能闷头下棋,不敢分心。

????旁观的李元景是象棋高手,裴律师更是国手级别,只是看了几步,就知道薛万彻这局要完……

????裴律师暗暗点头。

????这个年头下棋没有什么时间限制,所以大家都是尽可能的思虑周详,没想明白后续变化之前轻易不会落子,节奏很是拖沓。可房上下棋,那是有时间限制的,否则一旦有一方一看赢不了就耍赖挂着网干别的去了,岂不是把人坑死?

????所以房俊落子很快,考虑的时间很少,加上棋力也比薛万彻强,这就形成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给人很大的压力。

????李元景则跟大多人想的一样,房俊这小子果然是扮猪吃老虎啊……

????头一局的时候规则有时候还能搞错呢,现在却已经是走一步算三步,招式凌厉攻势如潮,分明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没一会儿,薛万彻就额头见汗,面红耳赤,两眼死死盯着棋盘上自己残余的几枚棋子……被将死了。

????房俊微微一笑,道:“薛将军,承让承让。”

????怎么可能?

????薛万彻有些难以相信……

????然后他猛地抬头,死死盯着房俊一张英气勃勃的黑脸,咬牙切齿怒道:“你特娘的阴我?”

????他算是想明白了!

????这小子根本就是戏弄自己呢,先是示敌以弱,继而步步为营,一步一步将自己诓到圈套里来,最后一局的时候趁着自己信心十足的增加彩头,然后一局收走……

????太奸诈了!

????房俊脸色顿时沉下来,上身微微前倾,没有丝毫退缩,毫不示弱的跟薛万彻对视:“你再骂一句试试!”

????他个子没有薛万彻高,身材也没有薛万彻魁梧,虽然黑脸显得老成一些,但是跟满脸虬髯的薛万彻一笔还是略显稚气,这一刻微微仰起头与薛万彻目光对视,却犹如一头即将出柙的猛虎一般,气势奔腾!

????似乎只要薛万彻再骂一句脏话,就能扑上去张开利齿,将他的喉咙狠狠咬碎!

????厅中诸人都背着陡然而生的变故惊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以往都知道房俊是个棒槌,也知道这厮战斗力强悍,但是居然能够在面对勇冠三军的薛万彻之时照样真等相对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占优,如何能不惊诧万分?

????小子,当真好胆!

????若是换了旁人,单单房俊这股子择人而噬的气势,就能给吓得退避三舍……可薛万彻是谁?

????那是当初知道李建成身亡之后力战不降,敢率领三千兵卒誓要冲入秦王府将李二的家眷悉数擒杀的猛士,是敢身先士卒领着百名死士冲击窦建德二十万大军的骁将!

????岂会惧怕房俊的气势?

????两军相逢,勇者胜!

????“砰!”

????薛万彻一脚踢翻棋枰,霍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瞪着房俊,沉声道:“你以为某不敢?”

????房俊毫不退让,当即起身,上前一步,微微仰起头盯着薛万彻的眼睛,一字字道:“你试试!”

????两人距离太近,鼻子都快碰到一起……

????薛万彻呼吸粗重,目光微微一凝……

????李元景见状不妙,这两人一模一样的夯货,都特娘的是棒槌,这若是在此地打起来,岂不成了笑话?

????这可是魏徵的葬礼,魏家的丧事!

????最重要的是,他还尚未对招揽房俊完全死心,若是人有两人当中掐起来,那以后必定是有薛万彻而无房俊,这可是他大大的损失……

????只是未等他劝架,魏国公裴律师已然怒道:“你二人是要大闹魏家的丧事,不将魏家、裴家放在眼里么?”

????虽然魏徵生前一贯看不上裴家,颇有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可在魏徵死后,裴家若是继续以往对魏家的不闻不问,则落入下乘,必惹非议,所以裴家派来了地位身高的裴律师主持魏徵的丧事。

????若是有人在丧事上闹事,不仅仅是对魏家的不敬,更是打河东裴氏的脸!

????裴律师自认为地位资历都不低,他的话就连陛下都给几分面子,却不料眼前这两人根本就是两个棒槌……

????薛万彻头都不回,冷哼道:“滚一边儿去!”

????裴律师老脸赤红,差点气个倒仰……

????薛万彻却理都不理他,继续瞪着房俊,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再骂一句……

????他不想跟房俊冲突,更不愿得罪裴律师。

????但是杜水之畔的庄园乃是丹阳公主的心头所好,每年初春盛夏都要过去暂住几日,若是知道被自己下棋给输了,将会闹起怎样的风波?

????最起码,半年之内甭想进公主殿下的闺房……

????为了自己的“夫纲”所计,他必须压服房俊,让他自己放弃这个彩头。

????而房俊则完完全全是因为薛万彻张嘴骂人而恼了!

????重生一回,他早已将房玄龄和卢氏当作亲生父母,现在有人辱及父母,就算李二陛下他都敢顶撞,何况是傻大黑粗的薛万彻?

????第一句脏话,可以理解为一时顺嘴,只要你道歉,可以原谅;可若是再敢骂一句,房俊就敢跟薛万彻拼个你死我活,否则枉为人子!

????另外,他也还有着更甚一层的打算……

????一个被怼在这里,若是不再骂一句,有可能被人认为是怕了对方;

????一个虎视眈眈的等着,若敢再骂一句,挥拳头就是干!

????厅中众人都看傻了,这两人还真是棒槌啊,下着棋呢,怎么就打起来了?

????李元景赶紧上前,就待拉着薛万彻的手劝诫,便听到门口一声响亮的话语:“陛下驾到!”

????众人尽皆一愣,这深更半夜的,皇帝怎么从皇宫里出来了?( 天唐锦绣 http://www.qbxsc.com/0_327/ 移动版阅读m.qbxsc.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