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亚博ag视讯网 > 穿越亚博ag视讯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造势
    长安贵族被抢劫杀害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岘港,所有唐人群情激愤!

    这里是岘港!

    是大唐之领土!

    下贱龌蹉的林邑人居然敢在大唐疆域之内如此肆无忌惮,残忍的杀害唐人贵族,还有王法么?若是不予以严惩让凶手以命偿命,如何彰显大唐之赫赫天威,如何忽悠唐人之高人一等?

    今日连唐人贵族都敢杀,明日是不是所有唐人之性命都不安全?

    岘港总督刘仁轨抵达凶案现场之时,顿时被前来围观的唐人商贾团团围住,一个个义愤填膺,请求刘仁轨找出凶手,夷其三族!

    林邑人则远远的站在外围,一个个心惊胆跳,唯恐波及自身,相互间窃窃私语,狠狠的咒骂凶手……

    唐人不能惹!

    但凡在岘港讨生活的,谁没见过唐人那武装到牙齿的具状铁骑?

    唐人身躯高大力量过人,冶铁水平远胜林邑国,横刀坚韧锋锐无坚不摧,铁甲轻薄坚固,林邑国出产的铁刀砍上去,只能划出一道白印……这样的军队如何能够战胜?

    最恐怖的还是唐人所拥有的“震天雷”,那可是雷神的圣物,就连真蜡象兵都不堪一击……

    那凶手当真是害人!

    劫财就劫财好了,干嘛非得杀人呢?

    万一激怒了唐人施以大规模的报复……想想都不寒而栗。

    刘仁轨一身官袍,坐在马背上高高举起一只手掌,喧闹沸腾的人群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被南国烈日晒得黝黑的脸膛,满是肃穆杀气腾腾,振臂喝道:“尔等大唐子民,皆乃吾之手足,勿论是贵族亦或平民,勿论是商贾亦或奴仆,只要身具大唐之户籍,皆对得到吾辈军人舍命护佑!只要有一个大唐子民遭受不公,军队便将会用手中之横刀为你讨回公道!”

    “大唐!”

    “万岁!”

    “万岁!”

    所有唐人振臂高呼,群情激昂!

    放眼天下,哪一国的军队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唐军队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镇压百姓,不是为了稳定暴政,不是为了剥削子民,而是为了在每一个子民遭受不公之时,悍然拔刀,予以庇佑!

    这才是吾唐人的子弟兵!

    林邑人远远的站着,被唐人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汹涌气势吓得瑟瑟发抖,一个个心肝儿乱颤,意识到恐怕大事不妙……

    刘仁轨在此举起手,制止唐人喧闹的情绪,大声道:“这里是岘港,是大唐的领土,唐人在自己的领土上遭受如此残忍的杀戮,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本官还请诸位冷静一下,冤有头债有主,本官定会找出真凶为死者讨还一个公道,却不要殃及无辜。吾大唐乃是礼仪之邦,诸位皆是天|朝子民,任何事情都要以理服人,勿要被世人认为吾唐人凶残暴虐不讲道理!”

    人群渐渐冷静下来,都觉得刘仁轨的话很有道理。

    杀人偿命,却没必要牵连无辜,若是因此便迁怒于那些无辜的林邑人,唐人岂非成了是非不分的野蛮人?

    刘仁轨道:“大家还请各自散去,没必要为此耽搁了生意,待本官勘察现场之后,定会给诸位一个交待。”

    在总督府兵卒疏散之下,人群方才渐渐散去。

    裴行俭一袭长衫,相貌俊朗风度翩翩,俨然如同浊世翩翩佳公子……走到刘仁轨身后,笑道:“这番话说得很好,既稳定了咱们唐人的激愤情绪,也迷惑了林邑人,就算之后咱们的举动有些过分,那些愚蠢的林邑人也只会认为都是正常的。”

    刘仁轨却没笑,眼睛瞅着小巷内已然干涸的血泊以及横七竖八的尸体,沉声道:“只是不知面对咱们接下来的激烈行动,范镇龙是否有魄力绝地反击。万一那小子当了缩头乌龟,武氏一家的男丁可就白死了……”

    裴行俭等刘仁轨下了马,并肩向小巷之内走去,口中不以为然道:“权力的滋味尝过之后,谁能放弃?范镇龙好歹亦是一国之君,就算迫于咱们的威势不得不憋着鼻子承认岘港成为大唐的领土,可一旦林邑国内舆论蜂起,他又怎么可能坐得住?无论是维护他的王位,亦或是趁着林邑国内激愤的民情发起大军一举将唐人赶走,范镇龙都必然不会束手待毙。”

    刘仁轨表示赞同。

    正如裴行俭所言,等到自己这边后续的行动展开,无论如何,范镇龙都必须奋力一搏,否则王位难保……

    小巷内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武家成年男丁尽皆被杀,善氏等妇孺老幼一个个面色死灰,瑟缩着聚成一团,在砖墙角落里瑟瑟发抖。

    谁能想到前一刻还充满憧憬雄心万丈,一转眼便已坠入悬崖?

    没有了成年男丁,让武家这些老弱妇孺如何在这异域他乡活下去?

    见到一位身穿官袍之人前呼后拥之下走过来,幸存的武家人才感觉到一点希望,善氏一骨碌爬起来,惨嚎一嗓子,飞奔过去扑在刘仁轨脚下,放声嚎哭……

    “官爷,死的惨呐!死的好惨……呜呜呜,男人都死了,我等妇人孩子可怎么活啊……杀千刀的林邑人把钱财都给抢走了,这可怎么办……”

    哭声肝肠寸断,令人闻之恻然。

    刘仁轨弯下腰,柔声宽慰道:“夫人节哀……人死不能复生,不过还请夫人放心,只要岘港有刘某在,就必然会护得诸位周全。眼下整个岘港已然封锁,就算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本官向你保证,哪怕掘地三尺,亦会将凶手挖出来,以命偿命,以血还血!被凶徒掳走的财物,也必然会完璧归赵。”

    善氏抹了一把眼泪,她本是性情刻薄寡情之人,刚刚受到强烈冲击有些混沌不清,现在听了刘仁轨的保证,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正如刘仁轨之言,人死不能复生,就算自己哭死了,还能让自家男人活下来不成?死都死了,说什么亦是枉然。幸好凶手总算没有丧尽天良,留下自己和孩子的命,只要那些财物能够寻得回来,自己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大不了再找一个男人便是……

    至于其余的武家妇孺……管他们去死。

    这么一想,好像生活还是有希望的,善氏死死抱着刘仁轨的大腿,哀求道:“吾等皆是武家人,是房二郎的亲戚啊,你们岘港总督刘仁轨以前是房二郎的部曲,那就是我们武家的部曲,你带我去见他,看在房二郎的份儿上,总归会照顾我这个未亡人……”

    裴行俭在一旁脸颊抽了抽,心道你可真敢说,刘仁轨是房俊的部曲不假,可是房俊从来都是以礼相待视为手足,可曾有半分视之为部曲?现如今刘仁轨贵为岘港总督,掌握着数千水师精锐,操控着海量的货殖交易,更别说眼下你们全家都得仰仗刘仁轨的照拂,你这妇人有眼不识当面,居然敢当着人家刘仁轨的面说一句是你家的部曲……

    何其蠢也。

    不过刘仁轨面上却没有丝毫不满,仿佛他依旧还是房俊之部曲,甚至以此为荣,温和笑道:“某便是刘仁轨。”

    善氏楞了一下,原来这就是刘仁轨呀……

    这人身为岘港总督,乃是土皇帝一般的人物,既然能够亲临此地,想必咱们武家的名头还是管用的,只要将这人拿捏住,往后有他的照拂,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整个岘港横着走?

    善氏抹了抹眼泪儿,道:“既然是刘将军当面,妇人也不多说,还请将军立即捉拿凶手,还武家一个公道,否则必不饶你!”

    裴行俭一阵无语……

    刘仁轨沉声道:“夫人放心,武家乃是房二郎之姻亲,在本官管辖之地出了这等惨祸,若是不能将凶徒绳之以法,如何向房二郎交待?就算是将整个林邑国翻过来,本官亦在所不惜!”( 天唐锦绣 http://www.qbxsc.com/0_327/ 移动版阅读m.qbxsc.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