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亚博ag视讯网 > 穿越亚博ag视讯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不留情面
    负手挺胸,傲然而立。

    身后是千余盔明甲亮威武雄壮的唐军兵卒,刀出鞘箭上弦,威风懔懔杀气腾腾!

    所有新罗人,自善德女王而始,再到金庾信、阏川、金春秋,以及刚刚匆匆赶来的毗昙等人,乃至于最普通的兵卒,闻言尽皆色变。

    强势,嚣张,跋扈!

    在此人眼中,新罗王城算得了什么?

    就是要带兵堵在你的门口,你不给我一个交待,那么我就带着麾下悍卒,自己去找回一个交待!

    金春秋与房俊算是有那么一点交情,这时候蹙着眉头,上前一步,苦劝道:“侯爷,何至于此?发生这等事,着实是一个意外,你且放心,新罗上下必定竭尽全力稽查真凶,将其绑缚于侯爷面前,任凭发落!只是这带兵守着王城门口,委实有些过分了,再者城内百姓众多,唐军列阵于此,怕是要引起骚乱……”

    房俊摇头道:“别拿这等话语哄骗于我,既然有人胆敢在王城之外当街刺杀大唐侯爵,我不信没有新罗的权贵在背后撑腰,甚至于真正的幕后主谋,便在眼前诸位之中……敢坐下这等胆大包天之事,自然会有周详的布置,难不成你还指着主谋将自己供出来?回头追查的时候,你们必将面对重重阻碍,说实话,我信不过你们能够揪出主谋……至于骚乱不骚乱的,那是你们的事,我只要凶手。”

    等着新罗人自己将主谋找出来?

    简直痴心妄想。

    能够有胆子刺杀他房俊,并且还能够布下如此周密的计划必定不是一般人。似这等在新罗权势熏天之辈,岂是说两句话便能够轻松揪出来的?就算新罗君臣明知此人是谁,怕是既不能交、更不愿交。

    一千兵卒列阵如此,堵住王城的大门,就是一柄悬在新罗君臣头顶的利剑!

    到底如何做,你们自己掂量!

    新罗君臣面色忿然。

    这是何等的羞辱?

    就因为遭遇刺杀,居然不顾国体悍然率兵围堵别国之王城,此举将新罗女王置于何地?更将新罗置于何地?

    主权沦丧啊……

    善德女王美艳的面容已然铁青,银牙紧咬,秀眸似乎要喷出火来,定定的望着肆无忌惮的房俊,说不出话来。

    纵然她颇有手段,可以将新罗国内各方势力捏合在一起,更无人敢觊觎她这个女王的位置,然而面对房俊,面对大唐,她却是心有千般计较,奈何处处受制,不得伸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所谓的运筹帷幄、智比天高,都是浮云。

    任你如何计较,房俊就是这么一副嚣张跋扈不依不饶的模样,你能奈他何?

    纵然道理是站在房俊一边的,但是使得他如此有底气的缘故,却是身后那千余精锐的兵卒,是远方大唐的强盛富庶!

    金庾信原本立在一旁,并未多言。

    他绝对这件事本来就是房俊占着理,人家在此遭遇刺杀,意欲追查凶手正是理所应当。况且他也看得明白,女王陛下所谓的交待不过是托辞而已,搁上几天,这件事最终会不了了之。

    并非女王陛下不愿缉拿凶手,行刺房俊本就是在挑衅她的权威,意欲将新罗与大唐之间的关系推至不可调和的绝境,这等人一旦揪出来,女王陛下第一个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然而一个能够在王城门外、大街之上悍然行刺房俊的背后主谋,又岂是那么简单便被缉拿的?

    任凭房俊耍一耍威风,出了胸中一口恶气,也就这么着了……

    但此刻从旁见到驾辇之上、黄罗伞下,女王陛下的玉容如冰霜凝结,晶莹白皙的肌肤下似乎每一根血管都在愤怒的跳动,苦苦的忍耐着来自于房俊的羞辱和诘难,金庾信忽然感到很心疼。

    他与善德女王虽然是堂兄妹,但自小相携长大,可谓青梅竹马,感情自然深厚,甚至曾有一度互生爱慕之情,只是待到年岁渐长,方知这种感情是如何的不合时宜,便只能将其藏在心头,任凭时光缓缓将其淡化……

    但彼此的好感,却一刻也未曾消除。

    此时,金庾信只想着怜香惜玉,有什么波折艰险都揽在自己身上,不使得女王受到一丝半点的委屈……

    深吸口气,金庾信上前,冲房俊说道:“侯爷何必大动干戈?如此肆无忌惮,怕是要影响两国邦交,更何况眼下正是两国结盟的关键时刻,万一因此而导致结盟一事有所波折,侯爷怕是难以想贵国皇帝交待吧?”

    他以为结盟乃是大事,想要以此来劝阻房俊认清形势,然而却有些自以为是……

    房俊冷笑道:“你们现在要做的,是给我一个交待,至于我如何跟皇帝交待,那是我的事。至于结盟与否……你认为一个纵容刺杀大唐侯爵的国家,大唐还愿意与它结盟么?”

    金庾信哑口无言。

    结盟是新罗赖以维系生存的根基,势在必行,然而对于大唐来说,弹丸之地孱弱不堪的新罗却可有可无,无论结盟与否,都不会影响到大唐的东征战略以及战争的胜负。

    无非是省点力气而已……

    善德女王到底是非常人,极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愤怒,清亮的眸子扫了房俊一眼,淡然道:“诸位不必多言,无论新罗是否与大唐结盟,侯爷在此遭遇刺杀,都是新罗君臣之失职,若不能缉拿幕后主使,自今而后,还有谁愿意与新罗为友?那就麻烦侯爷驻扎此地,敦促新罗上下尽快抓住主使,给侯爷一个交待!”

    房俊跳了跳眉毛:“如此最好。”

    善德女王颔首致意,而后对左右说道:“回宫吧!”

    “是!”

    驾辇缓缓移动,新罗君臣垂头丧气的返回王城,商议对策。

    房俊遥望着渐渐消失在王城正门的驾辇,轻轻哼了一声。

    这位女王陛下果真城府甚深,看似受尽屈辱、怒火填膺,实则心里头还不知怎么乐呵呢!表面看这件事新罗陷入被动,被他逼到了墙角,但是只看她有些失态的表现,房俊便知道这女人定然心中另有计较,甚至有可能借机对新罗朝堂上的反对势力来一次清洗……

    难怪能够将新罗上下一众男人震慑得服服帖帖,这也是一个武则天似的女中豪杰啊!

    王玄策自后边走了,低声询问道:“侯爷认为谁是幕后主使?”

    房俊想了想,无奈道:“谁知道呢?金庾信也好,阏川也罢,甚至就连金春秋在内,都有可能。这几人都算是善德女王的铁杆心腹,所以谁有晓得是否是善德女王授意?”

    新罗愿意与大唐结盟,但是却又不愿被大唐主导,尤其是自从大唐国内传出欲以皇室子弟继任新罗之主,新罗朝中群臣便不知怎么办好了,寻常大臣还可以首鼠两端,但是金庾信、阏川、金春秋这些忠心耿耿之辈,焉能看着善德女王被废黜,而后迎立新君?

    若是那般,还不如不结盟。

    所以暗中刺杀房俊,两国结盟之事自然作罢,大唐又不好直接悍然出兵攻打新罗,终不能你家侯爵遭人暗杀,你就大兴刀兵吧?

    你总得先抓到凶手再说,不能一口锅完全丢在新罗头上,那就失了道义……

    所以,从善德女王往下,这些人尽皆难脱嫌疑。

    王玄策瞅了瞅夜幕之下巍峨的王城,一队一队的禁军正从城内开出,守卫在城门左右,显然是防备唐军发动忽然袭击,直接将王城攻陷。

    这种可能虽然有点扯淡,却也不得不防……

    他说道:“其实,在卑职看来,最大的嫌疑人反而不应是这几位,而是毗昙……”

    “毗昙?”

    房俊一脸疑惑:“不是说此人乃是新罗朝中最大的‘亲唐派’么?甚至号召新罗百姓逼宫善德女王,让她主动禅位,而后迎立大唐皇室子弟成为新君,使得新罗成为大唐实打实的藩属之国?他应该投靠我才是,何以居然要杀我?”( 天唐锦绣 http://www.qbxsc.com/0_327/ 移动版阅读m.qbxsc.com )